陳偌夏:

出门时候看了看地面,昨夜那雨肯定小不了。

终于剩下一个人了,唯一的战友昨天考完试今天肯定搂着女友舍不得起来。

倒数二十天。

图书馆前为走近路而低头穿过一棵树,脖子仍轻擦过树枝的末梢。整个清晨的露水顺着脊椎滑下,清凉得打了一身冷颤。

权当作,一场盛大的洗礼。



评论

热度(11)

  1. YYL陳偌夏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陳偌夏 转载了此图片